清潔打掃公司

關於部落格
清潔打掃公司
  • 2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身邊人揭秘郭美美炫富:想變成有錢人的奢侈品

掉在地上前的郭美美代表了一種被批為“假惡醜”的價值觀:她追求名聲,將自己經營成“奢侈品”。   2011年一夜成名後,郭美美過了三年“煙花”般的光鮮生活;一朝被抓,郭美美重重摔落在地,她苦心經營的形象也碎成一地。   2014年8月3日,據官媒報道,郭美美嗜賭成性,且頻頻與他人性交易。出現在央視上的郭美美光鮮不再,身穿看守所的紅色號服,素顏疲倦。   掉在地上前的郭美美代表了一種生活方式,代表了一種被官媒批為“假惡醜”的價值觀:她追求名聲,哪怕是罵名;她將自己經營成“奢侈品”,以吸引那些富裕的嫖客、賭客來消費,從中賺大錢……   與郭美美有過合作的造型師陳力稱,包裝郭美美的人,3年來換了好幾輪,“包裝套路基本一致,郭美美在網民心中一直是問題女孩和炫富女,包裝者就從這方面入手,大力宣傳其炫富的一面,讓網友去罵,罵得越多轉發量越高。”   “她不是傻子,”郭美美的身邊人王濤告訴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,她一直在微博炫富的原因,就是想要得到有錢人的關註,成為有錢人眼中的奢侈品,“不花個幾十萬陪她,這些有錢人面子上過不去。”   微博炫富外,郭美美還用影視方式來自造名氣,在她自己投資拍攝一部類似於個人自傳的電影時,郭美美一度曾想起名《了不起的郭美美》,後被出品人改為《我是郭美美》。   她是郭美美,但確實不是“了不起的郭美美”。   演藝路:不靠電影掙錢   郭美美原名郭美玲,之所以改名,據稱緣於一個算卦大師。   其母郭登峰曾在一次飯局上說,“我曾遇到一個算卦大師,大師告訴我,將孩子的名字改成郭美美以後,這個孩子能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。”   2011年年中,郭美美著實驚動了全中國。長期在微博上炫富的她,被網友發現其微博認證為“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”,郭美美與中國紅十字會捆綁著掉入輿論的漩渦里。   此次風波後,郭美美把自己的微博認證改回演員。   郭美美確實想做個演員,2008年她從深圳來到北京,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一年制進修班學習。   澎湃新聞發現,郭美美成名後曾主演過兩部影視作品,《海天盛宴韋口》和《我是郭美美》。但結局都很“悲催”,《海天盛宴韋口》上映一月後便被各大視頻網站撤下,另一部電影《我是郭美美》至今都無法取得上映資質。   《海天盛宴韋口》製片人助理齊卉告訴澎湃新聞,“為了電影的收視率,這部片子與海天盛宴同名,且找來郭美美這樣的爭議人物主演,但郭美美總喜歡耍大牌。”   齊卉稱,拍攝《海天盛宴韋口》時,幾乎整個劇組都不太喜歡郭美美。劇組每日早上六點就要開機,但郭美美時常睡到自然醒,中午才出門。   據齊卉回憶,郭美美在劇組時曾表示,她不靠電影來掙錢,演電影只是為了更有名。   張志政是《我是郭美美》的出品人,他告訴澎湃新聞,郭美美拍這部片子的主要原因,是想要澄清2011年與紅會有關的那場風波,“郭美美找到我們,說想拍一部電影,錢全部她出,就講講2011年到2014年郭美美的事情,類似於個人自傳。”   張志政說,郭美美起初想將片名定為《了不起的郭美美》,後來在他的堅持下,改為了《我是郭美美》。   張志政還稱,郭美美對這部電影的投資金額“已經超過七位數”。   性交易:有錢人眼中的奢侈品   翻開郭美美的微博,幾乎每一條微博的評論里都有很多網友對其炫富行為的抨擊。但郭美美我行我素,兀自高調炫富。   “她不是傻子,”郭美美的身邊人王濤告訴澎湃新聞。郭美美的微博全是自己打理,她一直在微博炫富的原因就是想要得到有錢人的關註,“郭美美自己的演出掙不了多少錢,其主要收益靠和有錢人性交易後索要財富。”   王濤拿包打比方,一個普通包和一個愛馬仕包,二者的區別就在於,一個是消費品,一個是奢侈品。而郭美美的目標,就是要成為有錢人眼中的奢侈品,“郭美美本身有名氣,自己天天在微博上曬她的奢侈品,在這些有錢人眼中,她就是奢侈品。不花個幾十萬陪她,這些有錢人面子上過不去。”   郭美美被抓後,媒體報道稱,她通過網上聯絡、熟人介紹及主動搭訕等多種方式,多次與人進行性交易,每次的價碼達數十萬元。   賭博:做玩家也做莊家   郭美美愛賭博,這同時也是她的一條生財之道。   新華社援引警方消息稱,郭美美嗜賭成性,先後60餘次往返澳門、香港及周邊國家賭博,後郭美美在北京開設賭場,邀人參賭,她從中抽取3%至5%的返點作為“水錢”。   警方初步核實,郭美美開設賭局的每場賭資金額都在百萬元以上,她個人通過“抽水”非法牟利數十萬元。   王濤回憶,自2010年起,郭美美曾住過三個小區,這三個小區都靠近北京CBD附近,且三個小區距離很近,“這麼選擇的目的就是方便去賭局。”   知情人士向澎湃新聞講述了郭美美生活圈的賭局的規則,“這三個小區中兩個小區都有很多日租房,每套價格在五百元到幾千元不等。有誰想要組一個賭局,就去租兩套日租房,一套空著,一套設局,每棟樓底下都有人放風。賭局往往不會動用現金,而是用籌碼代替。”   她們常玩的是一種名叫百家樂的賭博游戲,“找兩張桌子一拼,再找兩個20出頭的美女當‘荷官’(發牌員),玩的人一把押五萬押十萬的很正常。”   知曉郭美美涉賭一事的周天告訴澎湃新聞,郭美美在日租房賭局中一般充當玩家和莊家的角色,“她一個小女孩敢在賭局上當莊家,證明圈內人都很‘尊敬’她。”   郭美美曾住過的某小區超市老闆李瑞向澎湃新聞證實,該小區多數日租房確實為賭徒賭博所用。   “假如今天有賭局,莊家就會給我打電話訂貨。他們要的都是整條的中華和玉溪,讓我們送到日租房。他們一般晚上十點開局,我們下午六點送貨。到日租房的時候,除了桌子椅子和床,沒有別人。我們一般都避免見面。”   當澎湃新聞問及當日是否有賭局時,李瑞笑稱,“你看,我們店今天的中華煙又賣光了。”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